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1961年的那一次马连良谭富英等京剧名角大反串难得再见

发布时间:2018-12-17 14:35 类别:侯喜瑞

  1961年2月13日( 大年大年节夜) 晚上, 北京京剧团全体演员、乐队以及舞美等工作人员, 在北京市工人俱乐部, 举行了一场标新立异的春节联欢晚会, 表演了一台丰硕多彩的文艺节目。除了歌、舞、杂技节目外, 最为出色的是大轴戏, 就是由全院名角共同努力, 反串表演的京剧《大蜡庙》。

  这出戏的舞台监视是侯喜瑞老先生。

  表演阵容是如许的:

  饰演费德功的是马连良( 老生反串武花脸) ,

  饰演朱光祖的是谭富英( 老生反串武丑) ,

  饰演金鼎力的是张君秋( 青衣反串大花脸),

  饰演小张妈的是裘盛戎( 铜锤花脸反串彩旦) ,

  饰演黄天霸的是赵燕侠( 青衣、旦角反串武生) ,

  饰演褚彪的是小王玉蓉( 旦角反串武生) ,

  饰演贺仁杰的是李世济( 青衣反串武小生),

  饰演秦义成的是李多奎( 老旦反串老生) ,

  饰演施士伦的是马富禄( 小花脸反串老生) ,

  饰演费兴的是陈少霖( 老生反串小花脸),

  饰演关泰的是李毓芳( 青衣反串大花脸) ,

  饰演米龙的是赵丽秋( 旦角反串武二花) ,

  饰演窦虎的是李淑玉( 旦角反串武二花) ,

  饰演张桂兰的是张洪样( 架子花脸反串武旦),

  饰演蜜斯的是周和桐( 架子花脸反串青衣)。

  那全国战书五点半, 马连良先生就来到俱乐部后台,同后台的人们寒喧一阵之后, 就走进化妆室扮戏。马先生虽已年逾花甲, 但精气神很是丰满, 没多大功夫就勾完费德功的脸谱。他很谦善地对站在身旁的周和桐说:

  “勾脸戏我在科里唱过, 但演背面人物, 我仍是头一回来, 这, 您得替我兜着点啊!

  马先生的费德功一出场, 就获得了全场的“碰头好” 。他从表态、台步、身材到眼神, 都很是精确地把费德功的阴险、狠毒、贪恋酒色的大恶霸的特征表示了出来。特别手里那把出格的大扇子,耍得又溜又帅。待到“双膀臂力压泰山, 全凭袖箭镇淮安, 交友绿林豪杰汉, 谁不闻名心胆寒”四句念白一竣事, 观众席里又发出一片震耳的喝采声。

  谭富英反串的武丑朱光祖, 可谓一绝。其时谭先生已年近花甲, 其扮相不只俏、美、边式, 并且一招一式, 均不失“启齿跳” 的架势, 真是抬腿有尺寸,举手是处所。“ 探庄” 那场戏里, “ 鸾带” 踢得清洁利落, 踢腿能到鼻尖。上桌的一个“ 高台” 表态, 台底下就是“ 炸窝” 的合座好。不难看出这也是老先生少小在科班打下的结实武功根本。据谭元寿同志对笔者讲: “反串武丑戏, 这也是谭门的家传, 畴前只需是大反串, 我老祖( 谭派艺术创始人谭鑫培先生) 就特地来武丑这一行。”

  反串黄天霸的赵燕侠, 扮相俊秀, 功架漂亮。出场的马趟子和跑圆场, 还真有点大武生的气派和气质。她穿厚底, 一个稳健的“垛泥” , 就获得了全场强烈热闹的掌声。她与谭元寿( 饰演费府家将) 的刀枪开打,不只套路娴熟, 共同默契, 并且又冲又快, 甚是火爆。

  出名老旦李多奎先生, 昔时已是六十开外的人了,在驰驱公堂起诉的路上, 俄然来了一个离台板一尺多高的“吊毛” 。这个动作对年轻演员不算什么, 可对李老来说却不是件闹着玩儿的事。他唱了一辈子老旦戏, 还从来没有起过这么高的“范儿” 。其时台上台下的观众, 都替他捏了一把汗。站鄙人场门的裘盛戎赶紧走过去, 既亲热又半开打趣地说: “多爷! 您今儿怎样玩上老命了?是不是不筹算过年啦?”李老面带笑容, 很是诙谐地对大伙儿说: “别看我岁数大点,说真的, 没有两手绝的, 也不敢应今儿晚上这个活!”

  马富禄先生可谓是全才的名丑, 亦文亦武, 多才多艺, 并且老旦戏演来也很有特色, 特别那条又亮又甜“响堂” 的好嗓子, 颇受观众的接待。此次他反串老生应工的施士伦, 场上念、做都很老实、讲究, 几乎听不出来他是唱小花脸的。

  张君秋演的金鼎力, 也一反常日的胭脂粉相, 一张紫红色的脸谱勾得严肃、都雅, 举止豪放、粗犷,仿佛一副“愣头青” 的喜人抽象。

  裘盛戎饰演的小张妈, 更是别具一格, 论台风和神采, 还真有点筱翠花的味道。但他的表演不是活跃、美丽的旦角, 而是诙谐、滑稽、惹人发笑的彩旦。在“抢亲回府” 挽劝蜜斯( 架子花脸周和桐饰演) 那场“ 戏里, 裘盛戎曾插科打浑地说: “ 我说蜜斯呀, 你可用不着这么害怕, 我们大爷是不会要你的, 由于我们俩都是唱大花脸的!” 这几句临场“ 抓限” , 逗得人们捧腹不已。

  小王玉蓉饰演的褚彪, 身形风雅, 身手强健。特别胸前那口二尺多长的“白满” , 表演得洒脱自若。这一点能够看出, 她有着比力结实的“髯口功” 。其他几位串演的脚色, 也都绘声绘色, 惟妙惟肖。从那此起彼落的掌声、笑声和赞赏声, 足见这些艺术家们的演技程度, 简直已达到了游刃不足的境地。

  这场珠联璧合的反串戏, 曾经过去了二十五个春秋, 侯喜瑞, 马连良、谭富英、裘盛戎, 李多奎,陈少霖, 马富禄, 周和桐等表演艺术家也都先后谢世,但他们的神姿和身手, 仍然留在我们的回忆之中。

  追想这场空前的《大蜡庙》, 不觉惹起了我深深的思虑: 老一辈艺术家们所以可以或许跨行应工, 装龙象龙, 装虎象虎, 莫非不正因为他们深挚的功底和丰硕的舞台经验的成果吗? 过去, 有些同志分歧意以至否决反串戏, 认为这是不庄重的。但我认为, 反串戏不单文娱性很强, 它满足了观众期望看到本人喜爱的演员的多方面才能的审美要求, 并且是一个考验与熬炼演员的好机遇。作为一个好的戏曲演员, 该当在谙熟本行的根本上, 控制其他行当的艺术手段, 这不单演保守戏需要( 好比《辛安释》就需要旦角反串花脸,《大英杰烈》《木兰从军》就需要反串小生) , 并且更为新编汗青剧与现代戏的排练所需要, 我们不是看见很多有才调的演员, 在塑造新人物时, 都曾经在不竭冲破与跨越了本人本来的行当了吗!

  推广保守戏曲,宣传文化精华

http://elcosindia.com/houxirui/236/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