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京剧剧本 - 取洛阳

发布时间:2018-12-13 23:55 类别:侯喜瑞

  《取洛阳》侯喜瑞饰马武

  刘秀白水村起义后,直逼洛阳,时守将苏献智勇兼备,殊非他城易取。刘帅邓禹乃行苦肉计。刘将马武、岑彭原为王莽武科有隙,时又彼此争功。邓禹料岑彭必败,反令岑彭出兵取洛阳,命马武备酒接风。马武不服,忿然归帐。岑彭果中苏献诱兵之计,败归。马武趁机置酒辱岑彭,并恶言犯邓禹,要重回太行山落草。邓禹乘势重责马武,并遂之。马武忿归太行,路经洛阳,忽计诈降苏献以诳洛城。苏献信之。时汉将吴汉、姚期、杜茂、岑彭等已衔命潜伏城下。开城之际,一拥而入,苏献终究被擒。

  按照《京剧汇编》第三十三集:侯喜瑞藏本拾掇

  全剧脚本:纯文本格局

  (吴汉上。上手甲执“吴”字旗随上,吴汉起霸。)

  吴汉(念)杀妻献关辅汉刘,

  姚期(念)血战沙场无数秋。

  岑彭(念)腰中宝剑常带血,

  马武(内白)啊咳!

  马武(念)杀却王莽方罢休!

  马武(同白)俺——

  吴汉(白)吴汉。

  姚期(白)姚期。

  岑彭(白)岑彭。

  马武(白)马武。

  吴汉(白)众位将军请了。

  马武(同白)请了。

  吴汉(白)元帅升帐,攻取洛阳,你我辕门伺候。

  马武(同白)带马!

  四上手(同白)啊!

  吴汉(白)打了几鼓?

  四上手(同白)辕门二鼓。

  吴汉(白)元帅尚未升帐,你我两厢伺候!

  马武(同白)请!

  (四站堂军、邓禹、刘秀同上。)

  邓禹(点绛唇)统领雄兵,气势,灭莽贼,汉室重兴,攻打洛阳城。

  邓禹(念)白水起义展沙场,六韬三略腹内藏。篡夺州县如反掌,中兴汉室取洛阳!

  (白)本帅,邓禹。自白水起义以来,逢州得州,遇县得县,看前面已是洛阳,必需激将而行。

  四站堂军(同白)有!

  邓禹(白)众将进帐!

  四站堂军(同白)众将进帐。

  马武(内同白)来也!

  马武(同白)拜见元帅。

  邓禹(白)而已。见过主公。

  马武(同白)拜见主公。

  刘秀(白)众位将军少礼。

  马武(同白)谢主公!有何将令?

  邓禹(白)吴汉、姚期听令!命你二人,解押粮草,不得有误。

  姚期(同白)得令。

  刘秀(白)啊元帅,小王成心攻取洛阳,不知命何将出马?

  邓禹(白)臣观我营将士,并无一人,能敌那苏献者。

  岑彭(白)元帅,赐俺岑彭一支将令,率领本部人马,篡夺洛阳。

  马武(白)你慢喳!岑将军,闻听人言,那洛阳城池坚忍,何况那苏献用兵如神,你去焉能取胜?此事让与咱马武,定能一战成功!

  岑彭(白)马将军,俺今此去,取不下洛阳,永不与主公出力报效。

  马武(白)哎,我说你去不得,你就去不得!

  岑彭(白)俺去得!

  马武(白)你去不得!

  岑彭(白)俺去得!

  马武(白)你去不得!

  刘秀(白)皇兄啊!

  (西皮散板)二将不必来争斗,

  小王言来听从头:

  哪个若得苏献首,

  凌烟阁上美名留。

  邓禹(白)嗯!你二人不必辩论,本帅在武考场中,也曾见过你二人的高下。

  马武(白)元帅,想昔时在那武考场中,那王莽老贼中了岑彭的像貌,不中俺马武的奇才,今日帐中争功,岑彭你好不羞啊。

  岑彭(白)马武!想昔时岑爷夺魁,立名全国,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?你是扠出考场的丑鬼马武!

  马武(白)怎样讲?

  岑彭(白)丑鬼马武!

  马武(白)喳喳喳……哇呀呀……

  (西皮散板)肝火不息站帐口,

  (西皮快板)岑彭小儿听从头:

  洛阳举子俺为首,

  志气凌云贯斗牛。

  王莽贼见俺的面孔丑,

  扠出考场某把反诗留。

  兴汉灭莽心已久,

  衔命带甲统貔貅。

  以貌压众岂能长久,

  满意洋洋你好不害羞!

  岑彭(白)马武!

  (西皮散板)马武不必夸海口,

  岑爷言来听从头:

  科场夺魁俺为首,

  插花披红占鳌头。

  文韬武略胸中有,

  岑爷一怒招尔的头。

  马武(白)你招哪个的头?

  岑彭(白)招你的头!招打!

  马武(白)俺招你的头,呸!招打!

  刘秀(白)皇兄啊!

  (西皮散板)何须肝火冲牛斗,

  得罢休来且罢休。

  马武(同白)主公啊!

  岑彭(西皮散板)主公传令臣先走,

  马武(西皮散板)马武单刀斩贼酋。

  岑彭(西皮散板)虎落平阳怎反手,

  马武(西皮散板)仇如山海怎罢休。

  邓禹(白)嗯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二将休要来争斗,

  本帅言来听根由:

  不念素日功绩有,

  定取你二人项上头。

  马武(同白)喳!

  刘秀(白)啊元帅,看在小王的份上。

  邓禹(白)臣遵命。

  (西皮散板)看主金面宽恕了,

  马武(同白)谢元帅。

  邓禹(西皮散板)畴前事儿一笔销。

  岑彭进前听令道,

  岑彭(白)在。

  马武(白)你拿过来吧!

  邓禹(白)嗯!

  (西皮散板)胆大马武犯律条!

  马武(白)啊,元帅!莫非说俺马武我就不如他么?

  邓禹(白)你呀?

  马武(白)怎样样!

  邓禹(笑)哈哈哈……

  马武(白)有的,他倒乐了。

  邓禹(西皮散板)将军虽好我不消,

  马武(白)你当真不消?

  邓禹(白)当真不消。

  马武(白)公然不消?

  邓禹(白)公然不消。

  马武(白)你不消吗?

  邓禹(白)不消。

  马武(白)不消就罢!

  邓禹(白)岑彭!

  岑彭(白)在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奋起精力建功劳。

  岑彭(白)得令!

  (西皮散板)宝帐接令出帐口,

  急得马武皱眉头。

  (白)马武!岑爷我占先了!

  马武(白)去你的!

  (西皮散板)不曾出兵我先料就,

  损兵折将转回头。

  杜茂(白)拜见元帅。

  邓禹(白)而已,见过主公。

  杜茂(白)拜见主公。

  刘秀(白)而已。

  邓禹(白)将军无令进帐何事?

  杜茂(白)元帅命岑彭攻取洛阳,只怕不克不及取胜。

  马武(白)若何?

  邓禹(白)你是怎样晓得?

  杜茂(白)末将洛阳人氏,颇知地舆。他不单不克不及告捷,还要损兵折将而归。

  马武(白)哎咳!着!着!着!

  邓禹(白)依你之见?

  杜茂(白)元帅赐末将一支将令,活捉那苏献入帐!

  马武(白)嘿嘿,又来了一个争功的!

  邓禹(白)不必多言,现有锦囊一封,带在身旁,待等本月二十一日,拆开旁观。附耳上来!

  杜茂(白)遵命!

  马武(白)元帅,你命那吴汉、姚期解押粮草,命那岑彭攻取洛阳,又赐杜茂将军锦囊一封,哪里有什么惊天动地之事,差咱老马这么一差!

  邓禹(白)军务完毕,并无用你之处,出帐去吧。

  马武(白)你当真不消?

  邓禹(白)当真不消。

  马武(白)公然不消?

  邓禹(白)公然不消。

  马武(白)你不消吗?

  邓禹(白)不消。

  马武(白)这么好的将,他不消噢!

  刘秀(白)啊,元帅,看在小王份上,就差他一差!

  邓禹(白)臣遵命。

  马武(白)在!

  邓禹(白)本当派你一大差,又恐你干办不来,与你派一小差。

  马武(白)什么大差小差,有差就好。元帅你就请差!

  邓禹(白)此番岑彭攻取洛阳,必然告捷而归。

  马武(白)喳!

  邓禹(白)命你备酒一席。

  马武(白)喳!

  邓禹(白)与岑将军接风。

  马武(白)喳!喳!喳!哇呀呀……元帅,你命俺领兵出马,俺便舍身征杀;你命俺备酒一席,与那岑彭接风,你就是将俺的人头割下,我也是不遵你的将令啊!

  邓禹(白)你敢不遵本帅的将令?

  马武(白)不遵不遵!

  邓禹(白)唗!

  (西皮散板)听一言来心头恼,

  胆大马武犯律条。

  杜茂与我忙斩了,

  刘秀(白)啊,元帅,看在小王的份上。

  马武(白)你干什么?你下去吧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看主金面且恕饶。

  邓禹(西皮散板)食王爵禄当报效,

  哪知本帅暗略韬。

  马武(白)呸!

  刘秀(白)皇兄啊!

  (西皮散板)得罢休来且罢休,

  为孤何必结冤仇。

  马武(西皮散板)先辅汉室今掉队,

  险在刀头一命休。

  (白)嘿!可惜一个仁义的主公,只是他错用了一个元帅。想那岑彭攻取洛阳,必然大北而归。俺不免备酒一席,与那岑彭接风,在帐中侮辱于他,耻笑邓禹,方显俺老马胸中的智量也!

  (西皮散板)命俺预备贺功酒,

  得自在来且自在。

  (四文堂引苏献同上。)

  苏献(引子)镇守洛阳,扶莽王,锦绣家邦。

  苏献(念)忆昔昔时武考场,松棚会上策略强。药酒三杯帝王丧,才得官封九梁王。

  (白)本帅,苏献。莽主驾前为臣,衔命镇守洛阳一带等处。刚才探马报道,邓禹派岑彭前来篡夺洛阳。岂能容他猖狂!待本帅略施小计,管叫他片甲不归。

  四文堂(同白)有。

  苏献(白)王源进帐!,

  四文堂(同白)王源进帐!

  王源(内白)来也!

  王源(白)拜见元帅!

  苏献(白)而已。

  王源(白)有何叮咛?

  苏献(白)命你率领一哨人马,高打“汉”字灯号,藏在松林。岑彭到此,截杀一阵,不得有误!

  王源(白)得令!

  苏献(白)再命苏霸、苏强、王琪等潜伏敌楼,汉兵到此,滚木擂石伤他便了。

  苏献(白)恰是:

  (念)放置兵和将,预备动刀枪。

  (四龙套、王琪、苏强、苏霸同上。)

  苏霸(白)请了!

  王琪(同白)请了!

  苏霸(白)你我奉了元帅之命,多备滚木擂石,潜伏敌楼,就此前去!

  王琪(同白)请!

  (四上手、岑彭同上。)

  岑彭(西皮散板)帐中领了元帅令,

  攻取洛阳走一程。

  大队人马往前进,

  人马不可为何情?

  岑彭(白)前导为何不可?

  四上手(同白)来到洛阳。

  岑彭(白)上前攻打!

  四上手(同白)啊!

  (四龙套、王源同上。)

  王源(白)俺,王源。奉了元帅将令,高打“汉”字灯号,潜伏松林。

  四龙套(同白)有!

  王源(白)松林去者!

  四龙套(同白)啊!

  (岑彭、四上手同败上。)

  岑彭(白)且住!那贼滚木擂石打下城来,不是俺马走如飞,险遭意外。

  岑彭(白)哎呀妙哇!松林之内,高打“汉”字灯号,想是元帅发来救兵。

  四上手(同白)有!

  岑彭(白)兵败“汉”字灯号。

  四上手(同白)啊!

  岑彭(白)来者何人?

  王源(白)上将王源,取尔狗命!

  岑彭(白)哎呀!

  (岑彭、四上手同上。)

  岑彭(白)且住!不想中了那贼诱兵之计,损兵折将,如之奈何?也罢!只好回营请罪。

  四上手(同白)啊!

  岑彭(白)回营!

  四上手(同白)啊!

  (四文堂、邓禹、刘秀同上。)

  刘秀(西皮散板)回头我对先生讲,

  岑彭可能取洛阳?

  邓禹(西皮散板)请主宽怀坐宝帐,

  岑彭(西皮散板)损兵折将脸无光。

  (白)拜见元帅!

  邓禹(白)见过主公。

  岑彭(白)拜见主公。

  刘秀(白)将军少礼。

  岑彭(白)谢主公。

  刘秀(白)胜负若何?

  岑彭(白)奉了元帅将令,攻取洛阳,不想中了那贼诱兵之计,损兵折将而回,极刑呀极刑!

  邓禹(白)军家胜败,古之常理。将军,帐外安息。

  岑彭(白)谢元帅。

  马武(内白)走哇!

  马武(笑)哈哈哈……

  (西皮快板)传闻岑彭打败仗,

  笑坏湖阳马子章。

  不遵将令我就宝帐闯!

  (西皮散板)假意热情奉酒浆。

  (白)拜见主公。

  刘秀(白)将军少礼,见过元帅。

  马武(白)啊!元帅!

  邓禹(白)哼!

  马武(白)哎哟喝!瞧他这股子劲儿。

  岑将军在哪里?岑将军在——哎呀,喳喳喳喳……

  马武(白)恭喜岑将军,贺喜岑将军,此番攻取洛阳,必然是大获全胜。元帅命俺备酒一席,与你接风。来、来、来!待俺老马,把敬你这一大杯!

  岑彭(白)马将军,俺奉元帅将令,攻打洛阳——

  马武(白)不消说,胜了!

  岑彭(白)唉!不想中了那贼诱兵之计,损兵折将而回,马将军,你何须耻笑!

  马武(白)怎样着?你败了吗?我替您喝了啵!

  马武(白)岑彭,既然败阵而归,就该在你马老子跟前请罪,怎样你还高视阔步气宇轩昂,坐在一旁?你走过来吧!

  马武(白)让咱老马我坐下!

  岑彭(白)马武!莫非你就攻无不克不成?

  马武(白)虽然不克不及攻无不克,谁叫你在帐中说些大言鬼话!

  岑彭(白)这个!

  马武(白)哪个?你给我走开这儿啵!

  马武(白)元帅!岑彭败阵而归,就该将他斩首,以正军法!

  邓禹(白)军家胜败,古之常理,何罪之有?

  马武(西皮散板)元帅干事有方向,

  马武难保汉家邦。

  (白)主公,岑彭败阵而归,元帅不将他斩首,还用好言与他遮羞。依臣看来,他二人俱降顺那王莽,剩臣一人,难保我主山河社稷。臣要告辞还乡,回到太行山做我那草莽皇帝去了。臣就此别驾了!

  邓禹(白)且慢!

  邓禹(白)臣有罪了!

  邓禹(白)唗!斗胆马武!本帅用兵,神鬼难测,你敢乱我军规。

  岑彭(白)在!

  邓禹(白)与我斩!

  刘秀(白)啊元帅,看在小王份上!

  邓禹(白)是。看在主公面上,极刑已免,活罪难容。

  四牢子手(同白)有!

  邓禹(白)重责四十!

  四牢子手(同白)走!

  马武(白)哪里去?

  四牢子手(同白)挨打去!

  马武(白)打几多?

  四牢子手(同白)打四十!

  马武(白)打四十?

  四牢子手(同白)四十。

  马武(白)你马老子何惧?走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腹内霸术怎能讲,

  四牢子手(内同白)一十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操纵马武脾气刚。

  四牢子手(内同白)二十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今日责打四十杖,

  四牢子手(内同白)三十!

  邓禹(西皮散板)谅他不克不及回太行!

  四牢子手(内同白)四十打完!

  马武(白)谢元帅的责。

  邓禹(白)本帅打的你可公?

  马武(白)不公。

  邓禹(白)打的你可是?

  马武(白)不是。

  邓禹(白)不公也要公,不是也如果。你刚刚言道,反转展转太行山,做你那草莽皇帝。是你带来的兵将,本帅一个不消。

  岑彭(白)在。

  邓禹(白)扠出帐去!

  岑彭(白)走!

  马武(白)干什么?这不是走了吗!

  岑彭(白)哼!

  马武(白)哎哟!哎哟!你还怪不错的哪!什么工具!

  邓禹(白)岑彭听令!

  岑彭(白)在!

  邓禹(白)命你二次攻取洛阳!

  岑彭(白)这,元帅,必需多赐人马!

  邓禹(白)不必多言,附耳上来。

  岑彭(白)得令!带马!

  刘秀(白)啊元帅,就该差人将马武赶回。

  邓禹(白)主公啊!

  (西皮散板)主公暂把宽解放,

  一战成功取洛阳。

  (四下手、马武同上。)

  马武(西皮散板)邓禹无有容人量,

  打得我两腿俱带伤。

  四下手(同白)拜见大王!

  马武(白)你爹的大王!你娘的大王!又嘚儿“大王”啦!

  四下手(同白)要叫什么?

  马武(白)要叫俺“兴汉灭莽忠良马武将军”!

  四下手(同白)将军虽好,人家不消,也是枉然!

  马武(白)着哇!将军虽好,人家不消,也是枉然;俺仍是反转展转太行山,做我那草莽皇帝……

  马武(三笑)哈哈!哈哈!啊哈哈哈……

  四下手(同白)为何发笑?

  马武(白)你们哪里晓得,元帅这四十军棍,打出你马老子的计策来了。

  四下手(同白)有何奇策?

  马武(白)此番弃职归山,必打洛阳城颠末,那苏献必然劝俺归降,那时诈开城门,杀了苏献,洛阳城岂不唾手而得?

  四下手(同白)那苏献杀人不眨眼,我等不敢前往。

  马武(白)有你马老子在此,怕的什么?

  四下手(同白)走啊!

  马武(白)带马!

  四下手(同白)啊!

  马武(西皮散板)苦肉之计将他诓,

  一战成功取洛阳。

  【第十一场】

  (四文堂引苏献同上。)

  苏献(念)撒出鹰鹞去,捉得燕子归。

  报子(内白)报!

  报子(白)马武弃职归山,打此颠末。

  苏献(白)再探!

  报子(白)啊!

  苏献(白)马武弃职归山,打此颠末。我不免除至敌楼,相劝于他,归顺莽主,岂不多了一个膀臂。

  带马敌楼去者!

  四文堂(同白)啊!

  苏献(白)城下来的敢是马武将军?

  马武(白)然!

  苏献(白)今欲何往?

  马武(白)奉了元帅将令,还有公干。

  苏献(白)将军不言,本帅倒大白了。

  马武(白)大白何来?

  苏献(白)你被邓禹责打四十军棍,弃职归山,打此颠末,是也不是?

  马武(白)嘿!也是俺当初错投其主,你何须耻笑?

  苏献(白)将军何不归顺莽主,少不得封侯之位。

  马武(白)又恐莽主记俺题反诗的仇恨。

  苏献(白)有本帅担待,料然无事。

  马武(白)有道是:一臣不奉二君。

  苏献(白)将军说哪里话来。旧日韩信弃楚归汉,后封三齐王之位。

  马武(白)怎样讲?

  苏献(白)三齐王位。

  马武(三笑)啊哈!啊哈!啊哈哈哈哈……

  (白)邓禹呀邓禹!我归顺莽主,若不杀他,誓不为人也!

  苏献(白)将军带来几多人马?

  马武(白)五百名铁骑手。

  苏献(白)他们降意若何?

  四下手(同白)俱愿归降。

  苏献(白)开城!

  马武(白)喝,有的!他们都来了!

  【第十二场】

  (苏献上。吴汉、姚期、岑彭同上,同打档棒攒。吴汉、姚期、岑彭同下,苏献追下。)

  马武(内白)刀来!

  马武(白)有你的!

  马武(白)你也来啦?

  马武(白)得!归你啦!

  马武(白)岑彭你可俩啦!

  马武(白)给我留这个活的!

  【第十三场】

  (吴汉、姚期、岑彭、杜茂、马武同上。马武向岑彭抢头。)

  马武(白)给我一个!

  马武(白)给我这个!

  岑彭(同白)走啊!

  马武(白)哪儿去?

  岑彭(同白)去见元帅。

  马武(白)见元帅还有我的好儿吗?

  岑彭(同白)走哇!

  马武(白)岑彭,你别不怕羞啦!

  演讲错误┊版权消息···戏考的 Blog·联系小豆子· © 2000 - 2018

  独立站点:中国京剧老唱片·梨园·听戏谈戏

http://elcosindia.com/houxirui/192/

你可能喜欢的